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曾焕乾与平潭革命
  • 2014-02-07 来源:综合整理 作者:何可澎
  • 1938年秋,曾焕乾从英华中学辍学回平潭,与周裕一起在周的家乡盘图团以任教为掩护,组织农民夜校,秘密传播马列主义真理。曾焕乾是最早在平潭散播革命种子的播种者之一,同时又是成立于1942年9月的平潭第一支全脱产的武装沿海突击队的筹建者之一,是平潭地下组织与革命武装的创建人。

    平潭虽然与1933年就有人参加革命,但以平潭作为革命活动的舞台,则始于曾焕乾与周裕籓。只是当时活动中心在农村。把革命的火种点燃到政治中心的城关,并在青年学生中发展一大批党员,从而大大加快平潭革命形势的发展,则应归功于曾焕乾的领导。

    初中,曾焕乾毕业于平潭私立岚华初级中学,所以在城关中有不少同学。他学习成绩优异,又写得一手好字,每次学生书法比赛,都是他夺魁。又会登台演戏,活动力强,很受同事的爱戴,在平潭学生中有很高的威望。和他一道回平潭开展革命活动的周裕就没有这样的人际关系。因小学到初中周裕都在福清念,且早于1945年1月,周就因“东洛岛事件”而牺牲了,因之曾焕乾就成为平潭地下党最有影响的领导人,自始至终领导平潭地下党取得一系列的胜利。曾焕乾于1944年1月,将平潭城关进步青年陈书琴、陈孝仁、洪通今等十二人以结拜兄弟的形式结成一个小团体,以“紫电篮球队”的面目出现平潭社会,并一举打败林荫组织“公余篮球队”而扬名全县。不久,“紫电篮球队”发展到二十四人,后又扩大到三十多人。这十二位结义兄弟,是曾焕乾打入平潭城关的第一楔子。党终于在平潭城关点上小小的“星火”。

    以结义形式拉起队伍,似乎封建味道很浓,但却是曾焕乾革命实践的一个创举。在白色恐怖下的地区进行革命活动随时有杀头的危险。利用封建味道很浓的结义形式组成一个团体,不会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同时又利用以不出卖朋友为核心内容的“义”的伦理观念来增加组织活动的安全系数。曾焕乾发展的许多党员中,就有不少先是结义兄弟,后才成为同志的。此时他就是用此形式打开局面。

    “紫电篮球队”出了名之后,林荫想利用这些活动力很强的青年成立他的“战时服务队”。 紫电篮球队的青年都是对现实不满的,怎么肯去参加国民党的战服队呢?可是曾焕乾却指示他们全部加入。他说:“反动派对我们人民有两手:一是收买,二是镇压。我们对他们也应有两手:一是公开斗争,二是进行隐蔽斗争。来个吃曹操饭的,干刘备的事,有什么不可以呢?”又说:“我们要学孙悟空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战斗的战术。”据此指示,紫电队成员全部加入战服队。林荫为表示对他们的信任,又将成立“码头检查站”来查处走私资敌、吃赌嫖毒的任务交给他们。此时曾焕乾又教导他们:“林荫如果抗日,我们就支持他;不抗日,就反对他。”凡利民的事都要主动去干。因为“码头检查站”认真查处违法行为,对林荫集团里的人也不卖面子,引起这些人的强烈不满,迫使林荫于1944年10月取消“战服队”与“码头检查站”。但林荫认为这些青年是按他指示办事的,无可厚非,他根本不知道背后有我党在领导他们。机构撤销之后,林荫仍将杨建福、念克谦、林祖耀等人安排到县自卫队里去,陈孝仁还成为他私人自卫队的一员。没有到县自卫队任职的人,就集资购置两条船只经商筹集经费,并以出海需要护航为名,将码头检查站的一部分武器截留下来,自己又购买一些,初步将自己武装起来。

    1945年1月周裕牺牲之后,平潭地下党失去与闽中党的联系。曾焕乾得悉后于7月赶回平潭,把失去与闽中联系的几位党员带去邵武。不久重新为其办理入党手续。这时曾焕乾任闽江工委委员。从这时起,平潭地下党从闽中党领导变为闽江工委领导。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10月,协大从邵武迁回福州。因曾焕乾领导协大的学运得到省委的赏识,被任命为闽江工委学生工作委员会第一任书记。任务是在福州大中专学校中开展革命工作。当时平潭没有高中,所以福州几乎所有的普高、职校、大学与专科学校都有平潭籍的学生。曾焕乾利用同乡关系,于12月以协大为核心发起组织“平潭旅外学生奔涛学术研究会”。 曾焕乾借此把革命势力打进福州大中专院校去,同时也为平潭革命活动培养大批骨干。“奔涛学术研究会”的成立,是促进平潭革命迅速发展的里程碑。曾焕乾亲自为研究会写成立宣言,并派吴秉瑜带几位旅外同学回岚募捐。曾焕乾指示他们重点向林荫募捐,向商家与其他募捐,只是作个样子而已。有人怀疑林荫是否肯出大钱。曾焕乾分析林荫早有想拉拢旅外学生拥戴他的心理,且研究会在曾焕乾工作下又选了林荫侄儿林从建当会长,林荫肯定会上钩。不出焕乾所料,林荫捐出一大笔钱。这次募捐不但解决购买大批进步书刊的经费问题,同时又起保护色的作用。县长林荫出钱办的研究会,难道会有问题吗?

    1946年2月,曾焕乾在奔涛学术研究会中发展一批党员,并在协大与黄花岗中学成立党支部。6月,派林中长、施修莪回平潭,以任教为掩护,以大福为基点,发展党员,建立武装队伍,使大福成为我党进出平潭的安全澳口。7月,曾焕乾在鼓山约见原紫电球队核心成员陈孝仁、杨建福、陈书琴、林祖耀和念克谦。8月,由洪通今作介绍人,发展以上五人入党。9月,成立“海上游击队”,以洪通今为政委,陈书琴为队长。这是解放战争期中,曾焕乾在平潭成立的第一支武装队伍,拥有机枪一挺,步枪八支,卜克三支,其他短枪三支和一箱手榴弹等武器,且以紫电一号、二号船作为交通工具。海上游击队成立党小组,不久改为支部。自1946年2月到3月这段时间,曾焕乾发展与批准发展的平潭籍学生入党,后来成为主干者有翁绳金、吴秉瑜、林中长、林正光、施修莪、洪通今、翁绳吾、詹逸群、张纬荣、林维梁等人。1945年冬为徐兴祖、郑杰办理入党手续。依靠平潭这些骨干,把他领导的革命力量发展到五省二十多个县市。曾焕乾对革命所作的贡献,远远超出党分配给他的任务。只要对革命有利的事,他不受职务与地区的限制,主动积极地去干。他当学委书记,却计划在平潭搞武装暴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为什么曾焕乾想在平潭搞武装暴动呢?平潭虽然是个小岛县,而地方武装与储备的武器弹药,却是大陆任何县都不能企及的。据曾焕乾侦察,夺取平潭岛上所有武器,可装备两个团的兵力。这就是他想在平潭搞武装暴动的原因。有没有举行暴动的条件呢?有的,平潭从来无国军与省保安队驻守。地方武装虽多而战斗力不强,且县自卫队主力里有我们的内应,警察局与林荫私人卫队也有我们的人。只要拉起一支武装举事,成功的成份是很大的。曾焕乾的计划得到闽江工委批准,10月,曾焕乾调离学委,离开协大负责领导平潭的武装暴动。同时,吴秉瑜回平潭任工委书记,统一领导平潭县内的准备工作。曾焕乾布置给吴秉瑜的任务是:了解林荫的军事部署和各派间的矛盾情况,采取打进去拉出来的办法,在敌人内部“埋地雷”,在三区建立据点,以他的名义吸收在警察局任职的陈微梅入党。

    1947年1月,闽江工委改组为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自此平潭属城工部领导。暴动计划又得到城工部与区党委的批准。2月,为协调与平潭邻县的福清、长乐做好接应平潭暴动的工作,曾焕乾在亲自勘察选定的福清东张灵石山据点上宣布成立福长平工委。他是以城工部地下军副司令(司令林白、正副政委庄征、李铁)兼闽海纵队(地下军下设的四个纵队之一)司令、政委的身份领导福长平工委的。

    吴秉瑜回岚两个多月后,就在三区他的家乡玉屿发展党员、成立党支部,并拉起一支有几十人枪的武装。此外林中长在大福也发展党员拉起二三十人枪的武装。曾焕乾布置林维梁策反林荫的私人卫队长林建枢的工作也取得进展。潜伏在县自卫队里任分队长的党员杨建福也已将部分班长拉到我们这边来。此时,曾焕乾先后派林正光、施修莪到福清龙高一带活动,组织龙高工委,也已拉起一百多人枪的队伍接应平潭暴动。正当平潭暴动的工作在顺利进行的时候,紫电一号船遇风沉没,所有武器尽沉海底。没有武器怎么能参加战斗呢?海上游击队由于急于补充武器,来不及等曾焕乾的批准,于二月的一个晚上伪装成自卫队,以查船为名登上国民党涵江党部办公服务社停泊在平潭码头上的一艘货船,目的为缴获船上武器。不料因船主此时未上船,枪支武器还在岸上,结果只搜到不多的现金撤走。这就是所谓的“码头事件”。这事件引起林荫的警觉,打乱了整个暴动的计划。恰巧第二天曾焕乾回平潭检查工作,得知发生码头事件,连夜在北高坪林正光家召集海上游击队主干会议,严肃批评擅自行动的错误,并立即指示撤退有暴露危险的人员。曾焕乾抢先一步,使林荫抓不到他想抓的人。但他知道,这一定是共产党干的事,只是不知道暴动计划,以为只制造事端,扰乱治安而已。于4月派人去福清找曾焕乾,装作出于“宝剑当赠给英雄”的心情要赠枪给曾焕乾。作为交换条件,要求曾焕乾不要在平潭活动。林荫的代表在福清梨万村与曾焕乾会谈。曾焕乾拒绝林荫的要求。但暴动已不能如期举行,曾仍派郑杰以特派员身份回岚,将暂停武装暴动的决定通知吴秉瑜。

    5月,福清工委书记陈振华被捕叛变,灵石山据点被出卖,导致平潭工委书记吴秉瑜亦被捕。但在吴秉瑜顽强斗争、巧妙应付之下,平潭党组织以及打入敌人内部的人员,都没有暴露。这些保存下来的力量为1949年5月游击队解放平潭作出巨大贡献。但此时,一年多苦心经营的武装暴动计划只能束自高阁。同年8月又发生城工部委员孟起被捕事件,省委怀疑此事是庄征出卖,不久错杀了庄征,并决定将城工部划归各地区管辖。曾焕乾与10月调去闽北地委任常委兼城工部部长。从1948年1月起,平潭地下党划归福州市委书记孙道华领导。平潭地下党与城工部系统此时的领导人是张纬荣。划归福州市委之时,平潭成立四个区委。5月,因城工部事件,曾焕乾、孙道华等城工部主干被错杀,只是下面都不知道。张纬荣找不到孙道华,于7月与闽古林罗连五县中心县委书记林白联系上,林白只答应暂寄他处领导,等孙道华回来。10月五县中心县委决定成立平潭人民游击队,队长高飞,政委张纬荣。1949年1月扩大平潭人民游击支队,5月取得解放平潭成立县人民政府的辉煌胜利。这个辉煌胜利随时曾焕乾被错杀一年后的事,但若没有曾焕乾为在平潭搞武装暴动时所打下的基础,要解放平潭谈何容易。

    平潭人民游击队在平潭能够立足,形成与国民党政府对峙的局面,就是依靠1947年1月建立起来的玉屿据点作核心,连结附近乡村的游击根据地。平潭人民游击队只有四十多支长短枪,能够攻下拥有机枪、配备精良的一个县自卫队为主力驻守的“中正堂”,就是依靠曾焕乾布置潜伏在县自卫中队里的杨建福,趁中队长不在下令投降而取得。如果没有原海上游击队支部潜伏下来的同志配合游击支队,设法把自卫中队长骗在外面,要攻下“中正堂”也就不易。曾焕乾虽调离闽中地区,但他播下的革命种子,继续开花结果。他生前的教导,他的献身精神,仍然鼓舞平潭地下党坚持到解放。平潭人民游击支队取得解放平潭辉煌的胜利,与曾焕乾奠下的革命基础是分不开的,平潭人民永远怀念他。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