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血洒东洛 忠魂永在
  • 周裕藩烈士传略
  • 2014-01-29 来源:综合整理 作者:何可澎
  • 周裕藩是平潭地下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他为建立平潭党组织、发展武装队伍、开展抗日反顽斗争等工作,作出卓越的贡献。一九四四年农历十二月十九日周裕藩在长乐东洛岛上与敌顽搏斗壮烈牺牲,时年仅二十五岁。

    周裕藩于一九二年农历十二月初九日出生于平潭县盘团村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的祖父周莲湖是清末穷秀才,一生热心教育事业。辛亥革命胜利后,各地兴办洋学堂。周莲湖只身回到祖籍福清松潭村,动员村民破除迷信,将做“普渡”的钱,积起来创办小学。他曾多次去印尼等地筹措经费,并常将华侨赠送给他私人的款物献给学校,因之深受乡亲的爱戴。

    一九三二年周裕藩才十二岁,就离开父母跟他的祖父到松潭小学念书。受他祖父热心公益事业,公而忘私和耿直性格的熏陶,周裕藩从小心怀报国大志,好学上进。一九三三年底,国民党十九路军爱国将领在福建建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一九三四年初,十九路军军长、人民革命政府领导人蔡廷错将军到福清,在县城明伦堂召开群众大会,地下党领导人余长钺也上台演讲。周裕藩和许多青年学生参加这个大会,第一次受到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一九三四年夏,周裕藩小学毕业,考入福清县立初级中学,因品学兼优,活动力强,得到进步教师的青睐,加意培养。

    福清早在一九三年就成立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一九三一年成立团县委。一九三三年福州中心市委在福清建立特别支部。一九三四年成立福清中心县委。福清县立初级中学,当时是全县唯一的一所公立最高学府,是我党传播革命真理,进行反帝、反封建教育的一个重要阵地。周裕藩进这个小学读书,在进步教师陈聪章(福清早期党的领导人何希銮的异父同母兄弟)、俞建曦(福清地下党的外围组织“同攻读书会”的领导人之一)的教育启发下,积极参加传阅进步书刊活动和抗日救国宣传。学校组织街头演出队,周裕藩被选为队员,并参加以抗日为题材的街头剧演出。

    东三省的沦亡,日本帝国主义的步步进逼,国民党反动政府不抵抗的卖国投降政策,在周裕藩的幼小心灵里激起无限愤慨的波涛。亡国的危险笼罩神州大地。为了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周裕藩经常到陈、俞老师家请教。经陈聪章的引荐,他认识了福清地下党领导人余长钺。后来,周裕藩经介绍又认识了在海口以开设复苏医院为掩护的陈亨源。在革命前辈的教导下,周裕藩很快提高阶级斗争觉悟,接受了马列主义真理。一九三七年六月,就在他即将初中毕业的时候,传来了他最敬仰的余长钺和其他几位领导被捕牺牲的噩耗,更激起他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愤怒!血,并没有把革命者吓倒,周裕藩怀着继承革命先烈未竟事业的决心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号召全国同胞和军队团结起来,抵抗日本侵略。周裕藩这时初中毕业,奉命回平潭。他以进岚华初中读三年级为名,在这个平潭唯一的最高学府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一九三八年九月,周裕藩与在盘团小学以任教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的曾焕乾配合,创办平潭第一所农民夜校,学文化,学革命道理。同时又组织抗日文艺宣传队,到各乡村去宣传抗日,鼓起群众的爱国热情。通过抗日宣传活动,把一批进步青年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为后来的建党与发展革命武装队伍打下基础。

    一九三九年春,周裕藩就学于福州协职农校,曾焕乾去大田集美商业学校念书。

    一九三九年秋,周裕藩又回到平潭开展革命活动。一九四年福清中心县委重建,书记陈亦桂。周裕藩为平潭县个别联系负责人。从此,他利用省农业改进良种推广员的合法身份为掩护,在福清、长乐、平潭、永泰、闽清、闽侯以及福州一带深入农村,宣传抗日救国,撒播革命种子。这一年的暑假,他和曾焕乾一起在大坂(后属福清)与福清的窑,建立平潭县我党领导下的第一支革命武装——抗日游击队。曾焕乾任指挥,周裕藩任副指挥兼队长,徐兴祖仁副队长。三位领导人不时回平潭活动。十二月的一个晚上,平潭县长罗仲若得悉周、徐回盘团,派兵抓捕,他们在群众掩护下才得以脱险。

    一九四一年五月间,福州、长乐、福清相继被日寇占领。周裕藩在永安与曾焕乾、林正纪、周季罴等人研究,在闽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南平,开办“剑城书店”,出售革命书籍,书店由曾焕乾、林正纪、周季罴负责。到年底因局势紧张而停办。五月伪军侵占平潭,县长罗仲若流亡福清。六月周裕藩奉闽南特委黄国璋、陈亨源之命回平潭组织武装。周以坑口村为基地用自卫名义,成立“大富民众自卫团”。为了不引起国民党官方的疑忌及伪军的注意,乃选开明人士并与伪军首领之一郑德明有宗族之亲的郑谟福任团长,以徐兴祖为副团长,周为总负责人。自卫团的营、连骨干,都是周裕藩亲自培养多年的革命青年充任,实际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周裕藩手里。这支队伍以乡村自卫武装的面目出现,开展革命活动。由于伪军匪帮经常在海面上抢劫渔商船,杀人夺货,自卫团成立之后,第一个打击对象就是伪军匪帮,以确保大富地区海面上的安全。六月底,“大富民众自卫团”在周裕藩指挥下,在海上歼灭前来大富地区海面扰乱的伪军郑祯道(又名乞食婆)部,击毙郑祯道,俘匪四人,缴获卜壳枪四支,曲九一支。队伍胜利返航时,周裕藩得悉伪军中队长王代民这天带几个人回南井村老巢,乃下令乘胜直捣南井村,趁敌不备,冲进王代民家,击毙王代民等三人,缴获卜壳枪一支,步枪三支,只一人被逃脱。一天之内,两战皆捷,士气大振。

    由于伪军内部不和,各怀鬼胎,罗仲若又在福清,企图报复。我方全乡动员,严密防卫,敌人未敢轻易离开县城出兵大富。加上陈亨源接周裕藩报告,派伪平潭县长林沦圃的表兄弟陈忠来岚,与沦圃说项,使敌未对大富民众自卫团采取报复行动。

    九月份伪军撤离平潭,周裕藩和曾焕乾一道在大富召开祝捷大会和提灯示威游行。此举极大地鼓舞了平潭人民抗日救国的斗志,教育吸引了一批青年加入我党领导下的革命队伍,革命力量发展壮大,活动地盘不断扩大。本县的流水、中楼、上楼、城关、北厝、天山、芬尾,福清的海口、松潭、南营、后营,长乐的壶井、漳港、岭前、玉田等地,都有周裕藩建立的联络点。

    周裕藩活动的成绩受到上级的肯定,闽中特委于一九四二年五、六月命令周裕藩负责筹建“闽中沿海突击队”。周裕藩偕同曾焕乾到长乐壶井与徐兴祖等人商讨筹建事宜。九月份,“闽中沿海突击队”宣告正式成立。林幕曾任队长,王韬任副队长,周裕藩任指导员,徐兴祖负责给养。

    十二月,周裕藩奉命率“沿海突击队”,由特委交通员丁云信带路开往乌丘岛,与闽中特委派往该岛的张国栋、章国强、施章干取得联系。以统战关系的伪军张天祯部队为掩护,在乌丘岛建立突击队的基地,活动于闽江口至乌丘海城。

    为了壮大武装队伍,需要发展人、枪。一九四二年春,伪军和平救国军内讧,副司令林少屏被郑德明杀死,林的部下翁尚功兵力薄弱,无力与郑德明部对抗,把伪军一部拉到广东的南澳。趁此机会,周裕藩与曾焕乾计议,设法组织人马以代林少屏报仇为名,打入翁部,从中策反,缴翁部的枪支。人和船只由曾焕乾利用回平潭过春节的机会,活动筹组。

    三月份,周裕藩奉命与曾焕乾一起前往平潭的塘屿召开沿海突击队骨干会议,为了加强突击队的领导,会议决定增委郑杰、卓文兰为“沿海突击队”副队长。

    部署缴翁尚功枪支的工作已完成,约定四月某日带队乘船前往南澳。周裕藩与曾焕乾、林正纪三人于约定时间,经海口回平潭领导这一行动,不料那天晚上住在裕康客栈,被林荫派遣的特务刘友桂抓捕(林荫于一九四二年起接替罗仲若为平潭县县长)。同日,在平潭的举事人员曾焕众、曾焕魁、王诚、林实山等十多人也被捕了。曾焕众当日被枪杀于上楼溪。缴枪计划未能实现,人反而被捕。幸好林荫此时还不知道周是共产党员,他只认为这些人企图抢枪下海为匪。因此,经周裕藩的祖父周莲湖与曾焕乾大姐、二姐的奔走营救,加上闽中特委通过各种渠道组织社会舆论给林荫施加压力,使周裕藩等三人被关押二、三个月后,得以释放。

    周裕藩被释放后,于八月调任福长平特区负责人,陈振先、王其珠、陈吓当等人为委员。特区设在福清海口。长乐以壶井为中心,平潭以大富为中心,开展活动。

    周裕藩极为重视教育工农大众的工作,于一九四二年初就在闽江下游闽安镇小学办了成人夜校,该校校长由地下党员吴启拥担任。周裕藩多次到夜校宣传革命道理。他讲得通俗生动,大受欢迎。一九四三年与一九四四年间,他又在松潭小学办民众夜校,指定周述銮任该校校长。接着又在松潭附近几个小村办了五个民众夜校。

    一九四四年春,沿海突击队因在乌丘处境不顺,奉命转移到福清的目屿。后又由于目屿坏境恶劣,黄国璋、陈亨源指示队伍分散,待命集中。

    这年冬间,周裕藩在平潭大富地区发展一批党员,建立两个党小姐。

    十月,日寇再次侵占福州、长乐、福清。周裕藩于此时来到松潭小学,召集特区区委会议,转达闽中特委紧急通知,“现日寇临境,要火速发动各地区群众,组织我党的抗日游击队,反击日寇。”会议决定利用三青团战地服务队的合法名义,成立抗日武装队伍,以周继罴为队长,周述銮(松潭联络站负责人)为指导员,这支队伍有农民、学生与教师共一百多人,活动于松潭、安明、李厝、西岐、倪埔、下楼一带。

    周裕藩又奉命集中原沿海突击队队员一百多人,在壶井成立“抗日游击队”,队长林幕曾,活动于长乐一带。周裕藩带一部分队伍到福州鼓山,与原国民党海军上校陈魁梧合作,建立一支以平潭、福清为主的一百多人的“鼓山游击队”。周任队长兼政委,陈魁梧任指挥官,尤崇太为秘书,经费由陈魁梧出面,向林荫借五百担食盐来维持。

    随后,周裕藩又在长乐的上下丁地区成立一支“抗日游击队”,队长王其珠,陈义德为管理员。

    十一月,鼓山游击队子在海上打击一条日寇的运粮船,打死了一个日本兵,枪决一个汉奸,把船上几百担粮食搬到鼓山廨院里去。不几天,日寇突然包围鼓山廨院两个寺,抓走尤崇太等八人,一人中途逃脱,七人全被杀害于福州码头。鼓山据点被敌发觉,难以立足。陈魁梧带一部分人到大目屿国民党海军李世甲处,周裕藩带部分人枪回长乐。

    一九四五年一月中旬,周裕藩奉命恢复“沿海突击队”。第一批集中突击队骨干十人,由周裕藩、林幕曾带领,开赴长乐的东洛岛开展革命活动。国名党顽固派平潭县长林荫得悉,于一月下旬派自卫队两个分队,乘两条帆船进犯东洛岛。周裕藩、林幕曾在闽中特委早期派驻该岛的高祖武队伍的配合下,经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打坏敌船一艘,一艘逃走。俘获顽军分队长谭龙标与顽军士兵十多人。缴获机枪一挺,步枪十多支,卜壳枪一支,手榴弹、子弹数箱。

    当天战斗结束后,周裕藩与王其珠随同闽中特委派来的高祖武带领的武工队,押送俘获的顽军分队长及武器交闽中特委。王被组织留下,周一人回东洛岛。这时留在东洛岛的突击队员只剩九人。任务是教育与遣送十多个俘虏回平潭,并等退潮时捞起沉在海底的另一挺顽军的机枪。

    周裕藩集中十多个俘虏,向他们进行党对俘虏的政策、国共合作才能取得抗日胜利、以及共产党是穷人谋解放的政党为主要内容的教育。这些俘虏表面上表示接受教诲,骗了周裕藩与林幕曾对他们的信任。周裕藩忽略了这些俘虏是林荫私人队伍,其中不少人虽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可与林荫有特殊关系,阶级教育对这些人并不起什么作用,因而丢去必要的警惕性,竟和俘虏平起平坐,同吃同睡,不加防备。二月一日(农历十二月十九日),俘虏勾结东洛岛渔夫罗乌哥、林细,伪装殷勤,这天中午特地煮米粉请周裕藩、林幕曾等四人先进食堂吃饭(另外五位同志有的守卫门口看有否去平潭的船只,有的在岗楼上)。四人一进厨房,那十多个俘虏已坐在桌前等候。当周裕藩、林幕曾等四人端起饭碗吃起米线来的时候,他们就突然暴动。周裕藩、林幕曾见状摔碗拔枪,但已来不及了,只得徒手搏斗。终因寡不敌众,且无防备,周裕藩当场牺牲。其他三人皆受伤被捕。守在澳口与岗楼上的五位同志,不知道厨房发生的事情,也先后被捕。八位被俘虏抓去的同志被绑得严严实实,晚上还被吊起双手,不让躺着睡觉。谁也料想不到,原先我们那样宽待俘虏,把他们当“阶级兄弟”看待,却换来这样的下场。尤其使他们难过与愤慨的是周裕藩同志的牺牲。二月五日(农历十二月廿三日),八位同志被押回平潭。二月七日凌晨三时许,林幕曾,李增喜、洪剑生三人即被斩首于城关,为革命献出年青的生命。其他五位同志,经闽中特委通过统战关系,与国民党当局交涉,方获得释放。

    周裕藩同志等牺牲后,沿海突击队没有再组织起来。周裕藩发展的党员与建立的联络点,一时失去与组织的联系。但周裕藩在平潭点燃的革命火种,并没有因周、林等牺牲与挫折而熄灭。不久,曾焕乾回平潭接上党的关系,把革命的怒火烧的更旺。平潭人民坚持革命斗争直到全国解放,就由于有党的组织在领导,而第一个在平潭建立党组织的是周裕藩。他对革命的贡献,平潭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本文根据周述銮、徐兴祖、郑杰、周福等同志提供的材料整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