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光辉历程 > 正文
  • 忆“闽中沿海突击队”
  • 2014-01-01 来源:综合整理 作者: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办
  •     闽中沿海突击队于一九四二年夏季建立。是我党直接领导下的一支武装队伍。它是在一九四一年大富民众自卫团开展反顽抗日斗争取到胜利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一九四一年春,日寇疯狂侵占我东南沿海各地,日伪汉奸郑德明匪部趁机占领平潭,大肆掠夺抢杀,民怨沸腾。原闽中党组织领导人黄国璋、陈亨源同志,为了保护人民利益,组织反顽抗日战争,壮大党的队伍,特派周裕藩、徐兴祖同志潜回平潭开展工作。周、徐鉴于大富地区群众组织力量较强,当地渔农民深爱郑匪掠夺之苦等有利条件,经过紧张而充分的准备工作,于一九四一年六月成立了“大富民众自卫团”。

    自卫团以思想倾向进步且与郑德明有宗族关系的郑模福为团长,徐兴祖为副团长,周裕藩为党代表,以魏恩达、徐凤祥、周廷煌、欧秉发、周廷矩、周黄瓜、邓金顺、郑炎目、郑吓六、郑吓火、王吓灶、徐木发、郑春弟、郑吓夹、施守钦等为骨干,选择人地适宜的坑口村为根据地,以盐馆为团部,发动群众拿起梭标、刀枪,开展抗伪斗争。同年六月,获悉郑匪一股企图前来流水一带扰乱、抢劫。经过周密部置,组织海陆两路截击。郑匪前哨在裕藩(即大富地区)附近海面抢劫商船,我们出其不意地一举进击,击毙顽抗的郑德明得力干将——大队长郑乞食婆、中队长王代明和匪徒施正发、王矮仔等,俘匪四人,缴获扑克枪五支、长枪数支,沉重打击了郑匪的嚣张气焰,大大鼓舞了革命人民的斗争勇气。胜利消息轰动全县。

    是年秋,日伪军撤出平潭,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特别是号召更多的有志青年投入抗日反顽的革命斗争,周裕藩、曾焕乾、徐兴祖等研究决定,乘抗击伪军郑匪取得重大胜利的机会,召开声势浩大的祝捷大会,并举行提灯示威游行。我县城关、敖东、中楼等的进步青年林慕增、郑杰(即林正鼐)、王韬(即王剑豪)、李增喜、陈昌荫等同志,闻讯赶来参加。曾焰乾、周裕藩同志对这些有志青年的爱国行动给予高度评价,并对他们进行了革命教育,引导他们走上革命道路。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周裕藩同志于一九四四年十月底介绍林慕增、王韬等同志加入共产党。

    一九四二年五月,随着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闽中党决定成立“闽中沿海突击队”,委派周裕藩同志负责筹建工作。六月间,周裕藩、曾焰乾、徐兴祖和郑杰等同志在长乐壶井据点研究了组建工作。随即派徐兴祖同志潜回平潭召集林慕增、王韬、李增喜、欧秉发、林孝莲等十多人集中于大富乡西楼村周廷煌家里,研究具体建队事宜。由于暗探告密,国民党平潭县长林荫匪帮连夜派兵围剿。幸得到潜伏在伪流水乡公所任职的陈昌荫以及支持进步活动的施修牟力的通知,徐兴祖、林慕增、王韬等人在基本群众周而格、周显欠弟、周鸟奎和魏吓明等漏夜冒险专船护送下,得以脱险,安全抵达长乐江田据点。敌人扑了空,恼羞成怒,下令通缉徐、林、王等人,抓捕了徐、王父亲和林的哥哥,抄封了上述同志的家,财物洗劫尽空,事后又抓捕了周而恪等四人坐牢几个月,并没收其船只。

    九月,闽中特委宣布“沿海突击队”正式成立,命周裕藩为政治委员,林慕增为队长,王韬为副队长,徐兴祖为长乐壶井地区负责人,并负责筹集队伍给养和武器、兵员,欧秉发负责交通联络。决定留尚未暴露身份的郑杰、陈昌荫、林宗曾等同志坚持在平潭原地区开展工作。以后又从突击队中抽回魏恩达、徐凤祥、周廷煌等同志领导裕藩地区的斗争,隐蔽活动,储备革命力量,提供情报和交通据点,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机会开展对敌斗争。

    是年底,闽中司令部特派交通员丁云信同志带领第一批突击队骨干十多人前往乌丘岛活动。队伍到达乌丘岛后,丁云信和林慕增、王韬等同志立即与闽党原派驻乌丘岛活动的张国栋、张国强(吓三)、施章干取得联系。根据闽中司令部的指示,突击队的任务是:在保持自己武装队伍独立性的基础上,以统战关系的张天桢部为掩护,在乌丘岛建立突击队的根据地,在闽江口至乌丘岛海域活动,打击日伪军的嚣张气焰,保护盐运和长、福、莆、平沿海边缘地区的渔业生产,同时在斗争中发展壮大武装队伍。

    一九四三年一月,林慕增率领突击队一部,护送盐船兼来平潭、长乐接应各据点输送新突击队员,在平潭苏沃钟门与国民党平潭县林正乾自卫队发生遭遇战。林慕增队长眼快枪准地一枪打断敌船帆缆,置敌行动不灵,继之率全队指战员英勇奋战,战胜了比我们力量大数倍的林正乾自卫队。旗开得胜,首战告捷,士气高昂。

    二月,林慕增、卓文兰率突击队一部护送几艘运盐船只,船至平潭的塘屿海面与郑德明遭遇。战士们一看到是郑德明匪部更是怒发冲冠,只等林慕增队长一声令下,愤怒的子弹猛烈地射向敌船。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全歼郑部一个分队,缴获长短枪二十多支,狠煞了郑匪长期以来有恃无恐地横行于这个海域的反革命气焰。

    三月间,林慕增、王韬、卓文兰率领突击队护送运盐船只到莆田湄州海面,遭到国民党三艘武装船的戳击。敌兵分三路迎头并进。我全体指战员沉着应战,选择潮流、风向等有利形势,运用“避强就弱,突破一点”的战术,集中火力狠击敌人力量薄弱的当头一艘小船,在短兵相接之中,发挥手榴弹的威力,重伤敌船一艘,伤敌多人。其他两艘敌船见势不妙,也不敢再战,即转向逃走。在这次战斗中,我队伤、亡各一人。

    屡战皆捷,军威大振,民心激昂。莆、福、长、平等县沿海广大人民群众,称赞说:“突击队真不愧是一支英勇善战的人民武装队伍。”鼓舞了广大革命青年走上革命道路。突击队成立半年多来,先后从长乐的壶井,福清的后营、平潭的裕藩和三区等据点输送了一批富有爱国热情的青年和知识分加入突击队。至一九四三年夏,突击队员扩大到一百多人,拥有长短枪七十多支,大大增强了战斗力。

    三、四月间,周裕藩奉命同曾焰乾、林正纪等同志在平潭塘屿召开突击队骨干和部分队员会议,针对当时斗争的复杂性和队伍扩充后的形势,作了加强充实领导及整顿队伍编制等问题的部署。调潜伏在平潭工作已暴露身份并被国民党通缉的郑杰同志到部队加强领导。调周述銮同志到福清高山开辟据点。突击队分三个分队:第一分队队长林荣书,第二分队队长陈鸟弯,第三分队队长卓凤惠。每个分队下设三个小分队。

    五月,林慕增同志派卓凤惠同志带领一个小分队,到长乐松下接受早已做好策反工作的国民党保安队起义,因借船被平潭青峰乡刘雪弟密报林荫。林荫派伪自卫队韩桢琪带领一个中队前来“围剿”。我军在白冰屿附近海面与敌激战,是役除徐梅花、卓凤平、林吓显欠三人跳水游脱外,分队长卓凤惠等十多人壮烈牺牲,损失长短枪十余支。

    同月,驻乌丘岛的突击队在林慕增、王韬、郑杰、卓文兰等同志的直接指挥下,击退国民党省保安队和莆田自卫队的多次进攻。但战士们已拖得精疲力尽。日伪“中国和平救国军”第二路军司令张逸舟的支队长谢鸣歧又是国民党驻乌丘岛的特务,乘我方精疲力尽之际,突然袭击我方。虽有战士们视死如归,奋不顾身地与敌搏斗,但终因敌众我寡,是役牺牲了小队长陈兵和战士林迟弟,三十多位战士被捕,枪支被缴,卫士林孝莲等被打得遍体鳞伤,林财主两处枪伤。在此危难之际,林慕增、王韬、郑杰、卓文兰等同志冒着生命危险,多次到统战关系的张天桢部队交涉,利用张天桢与谢鸣歧之间的矛盾,借用张天桢的力量,终于逼使谢鸣歧无条件地释放被俘人员,退还武器。

    此事件发生后,我们加强了战备和军训,并认真对付驻在岛的敌伪各派部队。我们应用“敌驻我扰”的战术,常于夜间袭击谢鸣歧匪部,最后谢鸣歧匪部被伪军调走,为我们扫除一大障碍。在陈国栋、施章干等同志的密切配合下,我们充分利用驻岛的敌伪各个势力之间的矛盾,制造事端加剧他们之间的冲突,使伪军内部发生混乱,自相残杀。为利用伪军陈其华部的内部矛盾,经过我们的鼓动,陈的部属中队长和副官,杀了大队长陈其华,致使该队一百多人全部瓦解逃散。从而削弱了伪军在乌丘岛的力量,再次清除了我们的另一大障碍。这两股力量,被我们用计各个击破之后,我们终于转危为安,保住了革命队伍和基地。后派郑杰到福清高山负责盐运工作。闽中司令部鉴于突击队卓凤惠往长乐接收省保安队起义的失利,和驻乌丘岛突击队遭谢鸣歧匪部袭击等事件的发生,于同年七月特派丁云信、林斌和罗国赐,随带步枪十多支前往乌丘岛,传达闽中司令部关于要“整顿队伍,加强战备,鼓舞士气”的指示。部队经过整顿后,士气大大提高。但是,这时部队的给养极为困难。为此,于十月派出陈年泰带领的交通船到福清青屿运粮,返航中遇风,船被飘到莆田县东藩地方,被莆田县保安队截获,除陈年泰外,罗官赐等四人牺牲。

    同年十一月,林慕增派林我德潜回平潭,一方面侦察敌情,做好部队转移至平潭属岛活动的准备,另一方面到盘团等地联系运粮事宜。不幸林我德回家的第二天即被伪平潭县自卫队抓捕枪决。

    由于上述事件,一九四四年三月,林慕增派王韬同志赶回长乐壶井找周裕藩、徐兴祖、郑杰等汇报情况。闽中党领导人黄国璋、陈亨源命丁云信同王韬赶回乌丘岛,将队伍分批转到福清目屿地区活动。但是,目屿的环境更加恶劣,在海上经常与日伪军严瑞祥部战斗,在陆上又有省保安团的围攻扫荡。战士们虽斗志昂扬,不怕艰难险阻,英勇抗敌,但终因敌强我弱,战斗频繁,队伍东拉西转,造成战士疲乏不堪,再加上给养极度困难,战士衣着单薄,日食不足两餐,伤病员剧增,照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此时,得闽中党黄国璋、陈亨源的指示,部队暂时分散隐蔽潜伏活动,待命集中。于六月间,丁云信带领一部到东洛岛活动;郑杰、卓文兰各带一部到福清各点休整。至此,突击队全面暂停沿海江面的战斗活动。

    一九四四年九月,日寇再度侵占福建,福州、长乐、福清相继沦陷。周裕藩同志奉闽中党的负责人黄国璋之命,集中隐蔽在各据点活动的林慕增、王韬等同志到长乐壶井,改编为抗日游击队,大部分由林慕增带领开赴长乐内陆活动,部分由周裕藩带领到福州豉山活动。

    与此同时,我们的交通船开到福清县的目屿岛运回隐蔽活动的突击队员,船到目屿岛附近海面,不幸遭敌机扫射,牺牲了老舟代林素远和王朱弟同志。

    十二月,周裕藩又奉命恢复突击队。闽中党派王其珠、周述鉴两同志来到壶井,加强突击队领导。第一批突击队骨干十人,由周裕藩同志率领开往东洛岛活动,并护送集结在壶井的四十多艘运年货的平潭商船出港。由于商船中李金茂和陈恭惠密报林荫匪帮,林匪派伪自卫队两个分队开两艘船向东洛岛进犯,一艘被我部击败,俘敌分队长以下十多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十余支。敌分队长潭龙标和班长四人由王其珠和闽中党驻东洛岛活动的武工队押送到闽中司令部根据地南阳村。余下俘虏兵仍留岛上。因思想麻痹,看管不严,俘虏串通该岛渔霸林细弟等进行反扑。在与敌搏斗中,周裕藩政委当场牺牲,队长林慕增以及李增喜、冯剑生等被捕,后被押送平潭。闽中司令部黄国璋、陈亨源等领导得悉东洛有船南行,便知情况不妙,亲自随带丁云信等同志赶到牛头湾开船截击,但因风浪大、船只小追赶不及,无法营救。林慕增、李增喜和冯剑生于一九四五年一月上旬,在平潭城关英勇就义。周述銮、林秋桂等同志坐牢三个月后,由闽中党派林伯荣同志通过统战关系,获释回家,继续进行革命活动。

    杀首足千秋,黄炎民族就有恨。”这是林慕增队长就义前几分钟写下的诗句,表达了林慕增队长对党对革命事业的赤胆忠心。

    一九四五年五月,日寇撤出福州、长乐、连江等地,国民党卷土重来,更残酷地对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到处捕杀地下党员、游击队员和革命群众。闽中司令部撤出根据地南阳村。至此,闽中沿海突击队指战员,部分转入地下分散隐蔽活动,大多数随曾焕乾、徐兴祖等同志转到城工部,继续为党为人民的革命事业英勇战斗。

    沿海突击队是在闽中党直接领导下的一支武装队伍。突击队从一九四二年九月至一九四五年五月,频繁活动于闽江口至乌丘岛海面以及长乐、平潭、福清、莆田沿海边缘地区,曾给伪军和国民党顽固派以沉重打击,为抗日战争在福建的胜利做出应有的贡献。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