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史事纵横 > 正文
  • 平潭交通船参加支前剿匪回忆
  • 2014-01-27 来源:综合整理 作者:蒋明松
  • 1949916,平潭解放之后,逃往台湾的国民党政府派遣武装特务,搜罗惯匪,煽动落后群众下海为匪,窃据周围岛屿,给我县刚刚建立起来的人民政权带来严重的威胁。平潭县委、县政府与驻岛部队密切配合,进行一场彻底肃清匪患的斗争。现将平潭交通船参加三次之前剿匪的经过回忆于后。

    一、活捉匪首念其顺

    念其顺是由驻在白犬岛上的敌军派遣到大阪岛一带进行破坏活动的匪特。国民党给他封的官是“海上保安反共突击队第五纵队、第十四支队第五大队大队长”,副大队长为林贤昌(即六九),副官施亦来。这股土匪有30多人枪,盘踞在大板岛上(当时大板属平潭管辖,后划归福清)。这股土匪在海口、大板一带勾结地主恶霸打家劫舍,抢劫渔船商船,并常对我交通船只放冷枪,直接威胁平(潭)海(口)交通的安全。破坏大陆对平潭的投资供给。

    19506月间,中共平潭县委派工作组六人驻大阪岛,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被念其顺匪帮捕去五人(后由福清民兵救出),于此可见他们是何等猖狂!

    72,平潭交通一号船在海口奉命参加剿匪。交通船运载解放军两个排,配备轻重武器,由海口起航,到达大阪岛“虾乌弄”,北面海面上,发现匪船在抢劫渔船,我解放军即用重机枪向匪船射去。匪船见我船活力猛烈,知道是解放军,即向大阪岛逃窜。由于“虾乌弄”港道复杂,且狭窄、礁石多,进去只有一个航道,等我船驶到主航道,匪船已经靠岸弃船而逃。这时大阪岛民兵组织起来,协同随后赶到的解放军,包抄合击,终于当场捕获匪大队长念其顺、副官施亦来等十一名匪特,缴获步枪九支、曲九三支、船一条、委任状一张、除副大队长林贤昌(即六九)、中队长郭晓莲等三名被逃脱外,其他胁从土匪均向我人民政府投案自首。抓获的匪首念其顺等即有平海交通一号押韵回平潭。一九五零年十月,判处念其顺死刑。交通一号船全体船工英勇配合部队作战,受到嘉奖。

    二、剿除念克河匪部的斗争

    “反共突击队”第二大队长念克河,属白犬岛海保第二纵队第四支队部指挥。该匪部配备机枪三挺,短枪九支,步枪几十支。这股土匪在海上利用抢劫船只不断扩大队伍,发展到300多人,拥有13条木帆船,一条汽艇。他们常在牛山、东甲、塘屿、草屿至福清万安一带海面活动,企图断我南海交通,策应陆上匪特、大刀会,占领平潭,十分嚣张。

    念其顺匪部被歼灭后,县上第二个清剿目标就是念克河匪部。一九五一年六月中旬的一天,平潭交通一号船停泊在城关港内。交通所负责人吴孟良同志叫我到办公室说:“今晚有支前任务,一号船为指挥船,部队两条武工队船配合。部队下午下船,潮满即出航,什么任务待出航后团部随船指挥陈副参谋长会告诉你,你立即召集船工,做好出船准备,粮、水要准备三天,包括供应部队,告诉船工要争取立功。”我即下船召集船工,布置挑水和张罗粮食。潮水涨到船边,部队就下船。我船载的是穿便衣的驻军特务营两个排,船队的指挥员是团部陈赋参谋长和特务营的首长。潮满船浮我们就起航。当天就在竹屿口过夜。第二天吃过早饭,我问参谋长今天船往哪里开,参谋长告诉我:“这次我们三条船的任务是到涵江运粮食,顺便侦查一下念克河匪部的力量,如果碰上就打一仗。”我们船队航行到吉钓南面海上,发现“草屿门”、“万山鼻门”航道上排布13艘船只,他们在这些航道上一会儿往东开,一会儿往西开,航行很没有规律,肯定是土匪的部队。他们现在距离我们只有十海里之余,再前进20分钟就在我军射程之内了。陈副参谋长下令准备战斗。我们船少,如果从中间突击,必被包围,我建议打头、赶中间,直插“万山鼻”。参谋长说:“对,就这么打”。我站在老舵手身边,下令拉帆转向。船队编队成三角形,我一号船在前面,武工队两条船在我船后两翼。参谋长对我说枪一响,你们船上工人都躲到船舱里去,在外面危险。我说我们躲到船舱里去船就不会动了,这怎么成!参谋长说:“好,打完仗,我给你们报功。”这时他们已经进入我们的射程内,参谋长下令射击。指挥船一开火,后面两翼武工队船也同时开火,轻重机枪9挺火力十分猛烈。塘草屿四艘匪船见我船队火力猛烈,知道是解放军来清剿,如惊弓之鸟,转变航向,往南逃窜。但驻扎在“链车屿”山上的土匪和万山鼻匪船同时用机枪向我船队射击,活力也十分猛烈。陈副参谋长看到敌人岛上有火力,海上船只多我们三倍,打下去要吃亏,乃下令回航。我船队开到娘宫南面的“金成礁”边,突然风停。如果迟十分钟返航,今天就回不来了。

    这次遭遇战后,大部分被欺骗、诱骗的群众慑于解放军的威力,有的向人民政府投诚,有的逃散,只剩下几十人骨干和惯匪,乘着几条大的船逃窜到牛山去了。

    过了二十多天,县上得悉念克河股匪又窜到草屿抢劫,县大队配合驻军联合进剿。这次规模大,分两个地点集中出发,一部分部队和几百民兵集中芬尾澳出发,另一部分由吉钓澳出发。部队有十多条机帆船,地方是交通所14号船参加,县大队副大队长吴兆英也参加指挥。我们船队在吉钓澳集中,午夜起航,拂晓进攻,目标是草屿岛。当晚是南风,风浪很大,天又黑。我们船队午夜起航后,在吉钓南面,碰上十兵团文工团的护船队,他们是从福州到厦门慰问。双方都认为对方是土匪,打起了误会战,打得非常激烈。后来双方号响,才懂得是误会。我们船队又回到吉钓澳,准备改日进剿念匪。不料第二天听吉钓干部报告,念克河股匪听到激烈的枪声,即下船起航往东逃窜。后来知道,这股土匪逃到台湾去了。从此这股土匪消失了。

    三、活捉王子福

    1950101白犬岛“63炮艇”率海保反共突击队第二纵队第四支队管辖的陈益猫、王子福等匪特进犯东庠澳底,公开召开群众大会,驻扎在澳底五天之久,气势十分嚣张。十月五日,我一号交通船奉命配合驻军特务营两条船,运一个连的兵力,开往流水集中。6日上午,我船队开到青峰北面“三礁屿”东海面,见到王子福匪船从东庠澳底出来,我即向部队首长报告,向我驶来的只是“匪船”。部队首长下令做好战斗准备,但敌人见我船队的雄姿,怕得转变航向往东逃窜。船上工人纷纷建议部队首长,今天“三吃一”,机会难得。部队首长说:“我们任务是到流水集中,今晚打东庠土匪,如果我们追击敌船,发生战斗势必延误时间,影响大局,同时战斗区域是在白犬岛守敌大炮的射程之内,战斗打响后又会惊动东庠的匪特。”因此没有接受我们的建议,我们就将船开到流水澳。下午四点,全县开来了70——80条渔船,流水澳的沙滩上都是解放军。我一号船开始装运一个连的炮兵到小庠,从小庠打炮掩护部队进攻东庠。我的船第二趟回流水运解放军到东庠时,听到小庠炮响,看到63炮艇往白犬岛方向逃窜,险被我炮兵击沉。解放军到达东庠已是晚上八点,上岛后即行搜捕,但匪特都已逃离,到九点钟刮起台风,风力十级以上。晚十二点左右,王子福匪船在海上遇到台风,开不回白犬岛,已窜进东庠澳底,他们以为东庠还是在他们占领之下。但见到解放军已占领东庠岛,只好伪装成商船,把枪支往海里丢,有的往帆里藏。船上15个匪特全部落网,船破我解放军抓获,送交公安局,于19501228日将其中罪大恶极的王子福、陈万安、陈恒安、游金松、游天龙判处死刑。至此,海上南北几股匪特基本肃清。

    平潭交通船队在解放初期,为支前剿匪,巩固政权,发展我县渔农业生产,是立过功劳的。交通船的全体职工,不计报酬、英勇战斗的精神,值得表扬。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